图为内蒙古准格尔旗某煤制气晒晾池一角。本报记者 黄杰 摄 图为内蒙古准格尔旗某煤制气晒晾池一角。在该厂区,类似的晒晾池还有七八个。本报记者 黄杰 摄 噬水煤化工 能源金三角遭遇水危机 杨锐 “现在,这里能成活的就剩像沙蒿这样的耐" />
 
当前位置: 主页 > 44499.com > 正文

名人高手权威论坛陕蒙宁能源金三角遭遇水危机 水污染案件井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5-03-24 评论数:
bossZone="content">

  图为内蒙古准格尔旗某煤制气晒晾池一角。本报记者 黄杰 摄

  图为内蒙古准格尔旗某煤制气晒晾池一角。在该厂区,类似的晒晾池还有七八个。本报记者 黄杰 摄

  噬水煤化工 能源金三角遭遇水危机

  杨锐

  “现在,这里能成活的就剩像沙蒿这样的耐旱植物,水都被抽走了。”在鄂尔多斯市乌审召化工园外,牧民东虎(化名)指着长满枯萎荒草的牧地对《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说,“原来这里有一条季节河,冬天能结一层厚冰,自从博源化工、中煤来了,河水就枯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乌审召化工园里机械轰鸣,人员嘈杂,中煤蒙大新能源公司位于该化工园区内的180万吨/年甲醇制烯烃项目正在紧张施工。

  “现在这里是上游没水,下游污染,中煤建成后,我要考虑搬走了。”东虎望着比邻而居的化工园满脸无奈。

  实际上,不仅是乌审旗草原,黄河中游两岸的鄂尔多斯、榆林、宁东这三个昔日煤炭黄金十年崛起的“能源金三角”,正在陷入日益严重的水危机泥潭之中。

  水污染案件“井喷”

  3月17日,陕西省环保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对陕西长青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等10家企业存在的环境违法行为及处理措施进行通报。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在陕西环保厅公布的10家违法企业,其中有5家均是陕西省所属的煤化工项目,而这些项目大多位于煤炭富集的榆林市。

  对于污染违法情况,通报指出,这些企业存在污水超标、废水直排、污染设备停运,甚至严重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等违法行为。其中部分项目还存在未批先建、废水私排、废渣随意堆放、污水严重超标等违法问题。

  而就在不久前的2月13日,国家环保部公布了2015年1月份重点环境案件处理情况,其中5家企业涉嫌“腾格里式排污”,即利用晾晒池或蒸发塘排污。

  该5家企业分别为内蒙古庆华集团乌斯太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庆华乌斯太化工),鄂尔多斯市乌审旗世林化工有限责任公司,陕西榆林榆横煤化工业园污水处理厂,宁夏蓝丰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宁夏华御化工有限公司。

  “目前陕蒙宁地区水污染案件处于‘井喷’状态。”曾于2014年深入陕蒙地区调查的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一地区仅晾晒池排污的企业就至少有几十家。现在浮出水面的仅是冰山一角。”

  实际上,就在环保部门公布案件,进行处罚的同时,污染仍在继续。

  根据上述环保部2月份的通报,榆林市环保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污水处理厂于2015年1月10日前通过环保设施竣工验收,并罚款5万元。但记者采访调查发现,目前该污水处理厂仍未通过环保验收。

  另据当地媒体报道,就在1月12日前后,榆横污水处理厂仍向外排放大量污水至少三四百吨,导致附近的土地以及地下水受到严重污染。

  现实中,榆横工业园区已入驻多家大型能源化工企业,http://www.726666.org/www_726666_com/201503/487.html。因为榆横工业区污水处理厂迟迟未建成达标,企业不得不大半年都处于整改状态。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榆横工业园)也发愁。”榆林市高新区管委会一位官员对记者表示。

  无独有偶,就在陕西省环保厅公布榆林凯越环境违法的同时,有榆林当地人士向记者反映,该企业仍存在污染情况。

  资料显示,榆林凯越为陕西榆林天然气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全资子公司,主要生产甲醇、二甲醚、煤炭以及电力经营等。

  根据上述陕西省环保厅的通报,榆林凯越一期项目试生产未按照省环保厅批复在2015年1月底完成;两台锅炉未按要求时限建成脱硝设施;污染防治设施存在擅自停运问题;烟气监测点位建设不规范。同时,由榆林市环保局责令企业于5月30日前建成投运两台锅炉脱硝设施,完成一期项目环保竣工验收,逾期脱硝设施未完工、一期项目未验收,责令停止生产。

  记者实地发现,该公司位于横山县白界乡草皮洼村的厂区仍在生产。不仅如此,其位于厂区内的污水池设施简陋,铺在池底用于防渗的塑料布已经腐烂,污水已经排在附近的沙地上。当地村民则告诉记者,榆林凯越工厂及其污水池正位于当地的饮水地上游。

  噬水本性

  “目前生产1吨煤制油的耗水量约为9吨,煤制烯烃约为20吨,煤制二甲醚约为12吨,煤制天然气(甲烷)耗水量约为6吨,煤制乙二醇约为9吨。”熟悉煤化工情况的环保分析人士马文告诉记者,煤化工的高耗水已经成为最大的环境“隐患”。

  一方面“能源金三角”地区因煤炭富集而集中了大量的高耗水煤化工项目,另一方面,该地区却是极度缺水的区域之一。

  内蒙古国土资源厅一位官员表示,发展煤化工最大的问题在于水资源,鄂尔多斯市每生产1吨甲醇要耗17吨水,1吨二甲醚要耗14吨水,1吨合成氨要耗18吨水,1吨煤制油要耗12吨水。而当地的人均水资源量仅为2178立方米。

  资料显示,煤化工企业生产过程耗水量巨大,通常转化1吨煤需用水约10~15吨,是石油化工项目用水量的3~5倍。

  “实际上,晋陕宁甘内蒙古地区水资源供需矛盾十分突出。”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工仇亚琴不久前公开表示。

  数据表明,鄂尔多斯地区年降水量不足400毫米,年蒸发量却超过2500毫米,人均水资源仅736立方米,仅为全国人均水平的1/3,属重度缺水地区。

  仇亚琴分析称:“这一地区原煤产量超过了全国总产量的60%,而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总量的4.8%;部分地区煤炭开采洗选用水量超过了区域工业用水总量的50%,这对缺水地区水资源供需形势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而按照另外一种预计,到2020年,仅陕西省榆林地区的需水量缺口将超过20亿立方米。

  为此,陕西省开始实施一项庞大的引水计划——从黄河补充水源。

  目前,延安黄河引水工程已经开始全面开工建设,该工程线路总长146公里,总取水量8977万立方米,概算投资43.85亿元。其中70%的水量将投入到延安北部新建的能源化工园区。

  规模更大的榆林黄河大泉引水工程也已经完成项目建议书,计划到2030年引水量9.28亿立方米,总投资20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原煤产业发展遭遇瓶颈的现实困境下,与榆林并称为“能源双子”的鄂尔多斯煤化工更是加快了脚步,而项目用水也大多数取自黄河水。

  早在1998年,呼和浩特市就开工兴建了引黄入呼一期工程,每日供水20万吨。而到了2012年,内蒙古为了打造以煤化工为主导产业,分布于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三市的“沿黄经济带”,又在黄河沿岸修建数座引水工程。其中,仅呼和浩特引黄供水扩建工程取水规模就达到40万吨 /日,且大部分用于工业园区(包括向金川南区、裕隆工业园区、石化区、鸿盛工业园区)。

  “不断抽取黄河水,将对中下游地区的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主任任向春表示。

  “狂飙”煤化工

  即便如此,这一地区的煤化工项目仍然在“狂飙突进”。

  就在环保部公布13起1月份重点环境违法案件同一天,2月17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印发2015年省重点工程项目名单的通知,确定了490个项目作为2015年省重点工程项目。

  其中,列入新兴产业的现代煤化工项目达48个,如阳煤集团太化新材料园区、晋煤集团山西华阳燃气公司4亿立方米焦炉煤气制天然气、阳煤集团平定乙二醇项目、潞安集团清洁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示范项目、兰花集团年产20万吨己内酰胺一期工程项目、同煤集团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以及60万吨烯烃项目等。

  与此同时,按照《陕西省煤制油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该省设想到2015年煤制油产能达到300万吨;到2020年产能达到近1700万吨,与目前陕西炼油生产汽柴油的年产量相当。

  据透露,该规划提出到2015年陕西建成8个煤制油项目,油品总产能达到300万吨。 “这些规划中的项目,基本都集中布局在榆林的榆横和榆神两个工业区。”熟悉该规划的榆林市能源局人士透露,陕西计划在2016~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12个,完成总投资1548亿元。到2020年,煤制油项目达到20个,油品总产能将达到1688万吨。

  “陕西发展煤制油具有资源、技术和市场三大优势,交通物流也较便利。”一位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告诉记者,陕西是煤炭资源大省,有充足的原料保证。更重要的是陕西煤制油技术成熟,不管是间接液化、直接液化还是煤焦油加氢制油、甲醇制汽油技术在陕西都获得突破,实现了工业化应用。

  但是,一位榆林当地的环保人士警告称,水资源短缺问题正是限制这里能源化工基地发展的关键问题,对于不断延伸产业链、大上精细化工项目的这一地区,水资源承载力制约成为限制当地经济转型的致命问题。

  多位当地居民对记者表示,“资源过度开发以后,生存环境恶化,开发后就留不住人。”他们忧心煤化工将再次把能源金三角地区拖入“资源诅咒”的困境。

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微信号,重磅财经资讯、特色财经栏目一网打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名人高手权威论坛